珂兰葵尔瑞最美的爱情故事是哭出来的-罗尔

2019-04-15 admin 全部文章 103

珂兰葵尔瑞最美的爱情故事是哭出来的-罗尔

珂兰葵尔瑞
1
新婚第三天,范喜良就推了一车西瓜上街卖。新娘子孟姜女说:“夫君,天气炎热,便宜点卖,早去早回哈。”
来到县衙边上的树荫处,范喜良放下手推车,吆喝起来:“西瓜,西瓜,刚摘下来的新鲜西瓜。新秤我不会用,不论大小,通通一枚铜钱一个,一枚铜钱一个。”
那时候,始皇帝刚开始推行新秤,范喜良是读书人,脑瓜子灵,不是不会用,只是觉得西瓜论个卖更简单,而且,不论大小通通一枚铜钱,更容易激起买瓜者的抢购欲望,抢先一步买个最大的。
果然,想买大西瓜的人一拥而上,一车西瓜不一会儿就卖了一大半。
这时,师爷从县衙里出来,说:“大西瓜都让人挑走了,这剩下的十来个,一枚铜钱两个,我全要了。但你要给我开一枚铜钱一个的发票。”
剩下的西瓜,一枚铜钱两个,这是范喜良的本意,他也愿意早点卖完回家吃老婆做的羊肉泡馍,但开一枚铜钱一个的票,让他很不舒服。范喜良不怎么喜欢秦始皇,更不喜欢占秦始皇便宜的人,他笑嘻嘻拒绝了师爷:“不行啊领导,不论大小都卖一枚铜钱,这是我老婆定的价钱,少了一枚铜钱,我老婆不让我上床的。”
师爷又说:“一枚铜钱一个也行,但你得给我开两枚铜钱一个的发票。”
范喜良还是笑嘻嘻地拒绝:“不行啊领导,我祖宗十八代都没做过这么不要脸的事儿,我要是做了,我会战战兢兢,如临深渊,如履薄冰,永世不得安宁的。”
师爷突然变脸,冷笑一声:“好啊,好一个战战兢兢,如临深渊,如履薄冰,大庭广众之下,你竟敢背诵《诗经》,来人啊,拿下这目无王法的刁民!”
范喜良暗暗叫苦,其时,秦始皇刚刚统一六国,正在努力统一思想,只怕各国知道分子不服,胡言乱语,活埋了几百个读书人,又下令焚烧诸子百家之书,《诗经》更是名列第一的大毒草,胆敢私藏或私下谈论者,弃市,即斩杀了还不得收尸。范喜良家的《诗经》早就交出去烧掉了,但《诗经》中的诗句,早已深入骨髓,不时脱口而出,“战战兢兢,如临深渊,如履薄冰”,就出自《诗经·小雅·小旻》,给师爷抓住了把柄。
县衙里应声出来几个捕快,按倒范喜良,捆起来,送进县衙。
师爷发作抓人,并没想要置范喜良于死地,只是想白吃他那十几个西瓜。
师爷叫上一个衙役,推着范喜良的手推车,把剩下的十多个西瓜推进县衙,挑两个最大的给县太爷送去,说:“有个卖瓜的,当街背诵《诗经》,按律当斩,但看他年轻力壮的,是个好劳力,不如饶他一命,送去修长城好了。”
修筑长城,维持稳定,是当时的基本国策,各地衙门都在为征集苦役而努力,都不怎么随便杀人了。
县太爷正在玩鸟,懒得多管闲事,对师爷说:“由你处置吧。”
师爷就来到拘留室,对范喜良说:“你是个读书人,应该懂道理,你若能请弟兄们喝个茶,或许,可由弃市改为劳役。”
范喜良抓出今天卖西瓜所得的钱,隔着拘留室的窗户,扔到外面的大街上,说:“你还是杀掉我吧。”
师爷当然不能杀他,摇头叹息而去。
正好有一个苦役队要启程,范喜良就被临时塞进去,开拔了。
2
孟姜女做好了饭,看范喜良还不回来,就寻到街上来。
老地方的树荫下,却不见范喜良。
旁边卖烧饼的认识孟姜女,说:“衙门里的师爷说你家喜良背《诗经》,把他捉去了。”
孟姜女闻言,来到县衙门前,“咚咚”擂鼓。
衙役出来,把孟姜带到大堂上,县太爷喝问:“何事擂鼓?”
孟姜女指着县太爷身边的师爷说:“民女要举报师爷,他私藏私读《诗经》!”
师爷常常带人四处搜缴《诗经》,碰到那雕刻制作精良的,就悄悄私藏了,私下把玩。他只以为此事败露了,赶紧跪下磕头:“大人明鉴,小的不是私藏,只是临时保管,偶尔读一读,也只是为了研究批判。”
县太爷是打仗打出来的,最看不惯读书人酸溜溜吟风弄月,一听自己的师爷居然藏《诗经》读《诗经》,顿时翻脸,吩咐衙役:“拿下。”
拿下师爷,县太爷问孟姜女:“你怎么知道他私藏私读《诗经》?”
孟姜女没想到师爷还真是个读书人,一看师爷脸色苍白,屎尿横溢,心中忍不住可怜他,说:“我是随便蒙的,他能从我夫君范喜良的话中听出他说的是《诗经》,想必是熟读《诗经》的,唉,都是读书人,何必要彼此过不去呢?”
师爷一听孟姜女是范喜良的老婆,并不知道他真的私藏私读《诗经》的事儿,只是为老公喊冤来的,不禁一声长叹,说:“自作孽,不可活啊!”师爷深知私藏《诗经》的严重性,像范喜良那样年轻的,还可以服苦役抵罪,像他这种年过半百的,弃市没商量。
师爷越想越害怕,大喊大叫:“大人,我只是爱读书,对皇上对您,真的是忠心耿耿啊!”县太爷最讨厌这样没出息的喊叫,骂道:“他妈的你烦死人了,你叫嚷个毛啊,你要是死了,也是蠢死的你知道不?”
师爷聪明一世,最怕别人说他蠢,县太爷居然当众说他蠢,这比杀掉他更毒辣,师爷只觉得无地自容,挣脱衙役的控制,一头朝柱子上撞去,却因为怕疼,撞得不太狠,并没能撞得头破血流,立刻死去,只是把自己撞晕了。
如果师爷只是藏一部《诗经》读着玩儿,县太爷看他跟随自己多年的分上,也不好意思把他怎么样,可后来县太爷在他家里搜出来好几部《诗经》,贪心比酸溜溜更可怕,县太爷就把师爷给弃市了。
师爷固然可恶,可他到底是和夫君一样的读书人,孟姜女信口开河把他给害了,心中很是过意不去,听说范喜良并没有被杀掉,只是送去修长城了,也就不再闹腾,回家赶制了几件寒衣,要给范喜良送去。
3
两千多年后,中国的万里长城成了世界七大奇迹之一,也成了中华民族的脊梁,旅游者登上长城,还能找到好汉的感觉。当年修长城的范喜良,却为此吃尽了苦头。
范喜良的苦,不在修长城的苦,他像大多数读书人一样,苦在忧国忧民。
长城是重要的国防工程,意义非凡,范喜良却说,长城是套在国家和人民脖子上的锁链,国家会因此没有开放的胸怀,人民会因此失去随便来往的自由。
最让监工军爷不能忍受的是,范喜良老嚷嚷有人偷工减料,说这样的长城如同小孩子用沙子堆的城堡,一脚就能踢倒,根本不能抵御强敌的攻击。
范喜良说得太多了,监工军爷看他越来越不顺眼。有一天,范喜良埋头挖地基的时候,监工脚下的一堆石头意外塌方,哗啦啦朝范喜良倾泄下去,把他砸成了肉饼,埋住了。有人说,应该把范喜良扒出来,好好埋葬。监工说,不必了,为长城做垫脚石,无上光荣。
范喜良死后一个月,孟姜女寻来了。
一个月,已修成了好长一段长城,已没有人说得清楚范喜良被长城埋葬的具体地点了,只知道个模糊地段。
孟姜女对监工说:“领导,能不能把喜良的骨头扒出来,让我带他回家?”
“国家重点工程,你说扒就扒呀!”监工当然不能答应,“再说,人死不能复生,哪里都是埋,何必一定要埋在老家呢?埋在长城底下,保家卫国,是喜良的荣幸啊。”
孟姜女能怎么样呢,只能哭。
哭,哭,哭,一连哭了三天三夜。
哭得修长城的汉子们,个个心酸落泪。
哭得监工心惊肉跳,此时,他已听说孟姜女的故事,一句话就灭了师爷,不知道她这么哭下去会哭出什么鬼名堂来,就主动承诺,他可以给上级打报告,请求追认范喜良为烈士,按大秦烈士条例,烈属可每年享受政府一两银子的补贴。
一两银子让孟姜女越发伤心,更哭得惊天动地。
天也跟着孟姜女哭,哗啦啦下起大雨来。
哭啊哭,突然,轰隆一声,雨水把长城浇塌了好长一段。
孟姜女和众民工惊呆了。
监工吓坏了,这是重大质量问题,上面若是追究下来,偷工减料的事儿势必曝光,第一个被杀头的就是监工。
监工连夜召集包工头和材料供应商,筹划一夜,想出了一个应对之策。
工地上有个说书的瞎子,夜里给大家说书解闷。监工找到他,塞给他十两银子,吩咐他如此这般。
于是,当天夜里,瞎眼的说书人说了一段瞎话,说孟姜女对丈夫的爱如何感天动地,哭倒了坚不可摧的长城。
瞎话说得好就是神话,可以哄人,也可以哄鬼。
全中国人民都知道哭倒长城的事儿纯属扯蛋,但大家都宁愿相信,因为,中国人民喜欢煲剧喜欢听故事,越神越喜欢。连孟姜女也相信长城是自己哭倒的,不敢再哭了,乖乖地当了每年领一两银子的烈属。
英明的秦始皇也喜欢这个故事,命令读书人深入挖掘,不断加工,把孟姜女哭长城包装成了中国最美的四大爱情故事之一。
从那以后,中国就有了哭丧的习俗,哭不出来就请人哭,渐渐就有了职业哭丧师。
哭丧师把孟姜女奉为祖师,生意越来越兴隆。

长按二维码,关注公众号。